進入博客
上饒新聞 首頁> 新聞 > 上饒文化 > 正文

戰場拼死易 從容就義難

2018-08-23 10:21:32來 源:上饒日報      評論:0點擊:
——《信仰者》首映觀后感
 
電影《信仰者》劇照

  徐珍

  “噹……噹……噹……”

  鐵錘砸向釘子,釘死一副沉重腳拷。從腳緩緩往上至全身,音樂隨之響起,披著薄軍大衣的剛毅男子坐在凳子上用英文流利詢問一個美國人。他向身旁兩名同伴解釋美國人是來拍照的時候,哈哈大笑起來:“別說,我們仨還真從沒一起合影過。”

  他們站起身,被鐵鏈拷住的腳移動有點艱難,卻挺拔身姿對著鏡頭,就這樣,一張特殊的獄中合影拉開了影片《信仰者》的帷幕。

  1

  《信仰者》是逐漸引人入劇的。整個片子以方志敏回憶式的口吻偶爾旁白,人物眼神與表情的演繹自然入骨。許多畫面,幾乎沒有一句臺詞,你的心卻隨著一個個鏡頭一點一點被揪起,直至巔峰,戛然而止。

  紅十軍團的慘敗源于軍團長劉疇西在譚家橋戰役部署上的一次剛愎自用?!缎叛稣摺防?,刻畫這個“獨臂將軍”用了三個細節:

  一是在獄中和王如癡下象棋時屢次悔棋;二是他嘴上總刁著的煙斗,是個埋了伏筆的道具;三是被捕后,駐贛綏靖公署主任顧祝同召集了在國民革命軍中任要職的黃埔軍校一期學員,試圖勸降劉疇西而設的宴席上。

  劉疇西這人物,演繹得生動鮮活。信仰,讓他勇于承認自己的失誤,也讓他被捕后寧死不屈。 

  而十九師軍團長尋淮州,在影片前半部分就犧牲了。這個英雄形象也用了三處細節:

  一是與方志敏等人部署譚家橋戰役時,與劉疇西力爭十九師為主攻的理由是“二十軍團都是新兵蛋子!”一句話,為譚家橋戰役的失敗埋下伏筆;

  二是譚家橋槍林彈雨中手臂中槍,尋淮州硬生生用手指直接摳出子彈一扔的鏡頭;

  三是尋淮州犧牲后仰面躺在被挖開的土坑里,國民黨軍王耀武問部下:“他一個師長怎么沒穿棉服?”王耀武部下又問:“為何窮到這份上了,還有那么多人跟著他們鬧革命?”

  不多的動作,不多的臺詞,從敵人口中寥寥數語,彰顯尋淮州為信仰而死的英勇。

  寫到這,我想起首映式上一位飾演被方志敏策反感化的國民黨軍演員說起的事情:

  演員們在方志敏老家弋陽拍片時,當地百姓見演員們被蚊蟲叮咬,不但及時送防暑防蟲藥品,送水送水果,有的百姓還會主動告訴演員他們的爺爺也與方志敏一起打過仗。

  這個演員說,演員的信仰是把每個角色演繹好。那我呢?你呢?我們可有信仰?它又是什么? 

  2

  《信仰者》不只是氣勢恢宏的戰爭片。

  一部影片,要征服九零后、零零后的年輕人,它必須有笑、有淚、有惺惺相惜的劇情?!缎叛稣摺凡恢褂羞@些,還有這個時代正在稀缺的,為信仰生、為信仰死的英雄主義高尚瞬間,亦有普通尋常的愛情細節。

  方志敏與夫人繆敏在根據地田埂邊看百姓插秧種田。他們期冀的幸福,被鏡頭升上根據地遼闊上空的俯視角度呈現;

  紅十軍與紅七軍團組成抗日先遣隊準備北上出征,要留下所有女同志在贛東北根據地,方志敏用毛巾給剛洗完頭的繆敏擦頭發??娒籼岢鱿牒头街久粢黄鹱?,方志敏回復:“你要做個榜樣,送我出征。”后轉身出屋,無聲劈著柴火。屋子里,繆敏取出藤箱里一塊麻巾,上面繡著紅色“敏”字。鏡子里的人雙淚暗垂——從此一別是天涯。

  紅十軍特派員吳天來教喬英使用槍的溫柔,懷玉山被圍剿時吳天來受傷后不肯拖累部隊而自殺的決絕,整部影片似乎許多人物細節都在烘托各自的某種信仰。

  單人監獄里,方志敏手持毛筆書寫生平,手上鐵鏈隨字墨拖在草紙上;巖洞里,方志敏被國民黨軍威逼利誘時回答:“我愿意為我的信仰而死!”

  這些,都還不是《信仰者》真正的淚點。

  左手斷臂右手受傷的劉疇西,在草地上跪下,把嘴上煙斗平放在正要抬去埋了的警衛員胸膛。倘若這一跪只是讓觀影的你心微波瀾,那二十一師師長胡天桃被捕后的兩個場景一定能打動你。

  王耀武逼問方志敏的下落與紅十軍下一步的部署無果后,問胡天桃:“你堂堂師長身上為何要掛一個破洋瓷碗?”胡天桃笑:“破么?我母親討飯用的——為了天下的母親不用再討飯,我什么都不會告訴你們!”

  胡天桃一群人被槍斃后,丟進土坑,那個瓷碗掉在一邊,一個國民黨軍士兵一腳把它踢進土坑,正好落在胡天桃尸體邊。鏡頭對準那個掉漆的瓷碗,音樂響起,我心底的悲壯與淚水也隨之涌起。

  年輕的喬英在德興被國民黨軍追擊,又急又怕之下依舊喊著“我在這!”試圖為繆敏多爭取逃跑時間。她唱著紅軍哥哥的歌從山崖跳下去時的鏡頭,讓觀影的我,完全抑制不住情緒而淚崩。

  到王如癡和劉疇西被槍決前與方志敏隔著鐵欄告別,方志敏說:“你們先走一步,我隨后就到。”屏幕上軍禮敬起,豪邁與敬意填塞滿我的胸腔,無處釋放。低沉的男中音旁白著《可愛的中國》,在白鷺驚飛,黃牛抬頭的槍聲里,方志敏英勇赴義,年僅36歲。

  鏡頭轉瞬切換,和平溫煦的陽光下,一群現代化衣著的孩子們整齊列隊,齊聲誦讀著《可愛的中國》,拉下了《信仰者》的帷幕。孩子們的任何幸福,一定是因為身后有個強大的祖國。而幸福的中國,是無數過去、現在、將來都有信仰的人,共同支撐起來的安寧。

  演播廳的燈光亮起,首映觀影的人們沉默著起立。我的心卻久久不能平靜,仿佛接受了一次震撼無比的心靈洗禮。我已許久,不曾為一部電影、一個英雄人物而如此感動不已。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adamcarollaltd.com]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adamcarollaltd.com]

相關閱讀:

上饒日報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0793-8224621 投稿:srnews@163.com 業務合作:0793-8224921 舉報電話:0793-8224621

上饒日報社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備案/許可證號:贛ICP備09014908號-1.

贛公網安備 36110202000222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36120190001

东阳| 玉树| 海宁| 泗洪| 莆田| 神农架| 燕郊| 中山| 玉环| 博尔塔拉| 柳州| 昌吉| 项城| 明港| 霍邱| 辽宁沈阳| 台中| 衡水| 包头| 淄博| 咸宁| 巢湖| 大同| 泰安| 长兴| 厦门| 泗洪| 白城| 包头| 长治| 扬中| 长葛| 启东| 金昌| 梧州| 灌南| 桓台| 西藏拉萨| 铜川| 陇南| 滕州| 商洛| 兴化| 泸州| 盘锦| 山南| 东莞| 喀什| 肇庆| 和田| 徐州| 永新| 自贡| 武安| 咸阳| 三亚| 黄山| 周口| 台南| 改则| 玉树| 灵宝| 晋江| 运城| 达州| 咸阳| 库尔勒| 大庆| 许昌| 三河| 安岳| 邯郸| 咸阳| 库尔勒| 泗洪| 兴化| 任丘| 海门| 高雄| 绥化| 塔城| 滁州| 绵阳| 德宏| 九江| 库尔勒| 德州| 济宁| 牡丹江| 台州| 漳州| 北海| 安岳| 浙江杭州| 舟山| 大庆| 四川成都| 灵宝| 云浮| 张家口| 金昌| 五指山| 澳门澳门| 扬州| 濮阳| 南阳| 宁夏银川| 盐城| 天门| 东莞| 济南| 忻州| 伊犁| 盘锦| 那曲| 杞县| 克孜勒苏| 鄢陵| 诸城| 漯河| 海拉尔| 台北| 河南郑州| 乐山| 台北| 常州| 德州| 滁州| 烟台| 宜昌| 朔州| 宁波| 桐乡| 江门| 丽江| 盘锦| 黄山| 钦州| 通化| 普洱| 酒泉| 扬中| 宁德| 姜堰| 宁国| 岳阳| 德阳| 南通| 高密| 赵县| 辽源| 平凉| 玉环| 梅州| 宁夏银川| 黄山| 海安| 莱芜| 台州| 潮州| 内蒙古呼和浩特| 桐乡| 黄石| 泰安| 黄山| 抚顺| 唐山| 深圳| 天门| 改则| 德州| 德宏| 晋江| 南平| 株洲| 黄南| 姜堰| 海丰| 海北| 济宁| 柳州| 莆田| 赣州| 东海| 渭南| 云浮| 湖北武汉| 庄河| 湖北武汉| 新沂| 佳木斯| 泗洪| 项城| 红河| 钦州| 阿坝| 黄山| 高密| 青州| 阳江| 金华| 呼伦贝尔| 琼海| 中山| 安阳| 东台| 张掖| 广西南宁| 四平| 丹东| 兴安盟| 黔东南| 克拉玛依| 仁怀| 凉山| 鹤壁| 三河| 柳州| 灵宝| 茂名| 周口| 枣阳| 聊城| 宁波| 乌海| 德阳| 桓台| 瓦房店| 平顶山| 石狮| 大同| 泰州| 大理| 黑龙江哈尔滨| 大理| 盐城| 海西| 迪庆| 阳江| 高雄| 定州| 宜春| 湖州| 陇南| 保定| 阳江| 吴忠| 齐齐哈尔| 许昌| 黄冈| 瑞安| 天门| 黔东南| 高密| 钦州| 沧州| 伊犁| 仁怀| 塔城| 雅安| 启东| 秦皇岛| 安庆| 楚雄| 珠海| 庆阳| 锦州| 资阳| 顺德| 漯河| 达州| 新余| 海南| 那曲| 湖北武汉| 巴音郭楞| 肇庆| 临猗| 宝鸡| 义乌| 广西南宁| 乐清| 孝感| 玉溪| 襄阳| 乌海| 泰州| 濮阳| 辽源| 陵水| 达州| 贵港| 桐城| 曲靖| 宝鸡| 眉山| 单县| 象山| 南充| 南阳|